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简陋茶棚年赚数十万 广西宾阳涌入武汉传销人员

文章原载:汕头荣盛达空调维修公司官方网站专卖店
文章出处:http://www.080o.com/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位于广西南宁的宾阳县,因为大量外地传销者涌入,这里呈现出1片大兴土木的气象。   ◆核心提示  仅需付出三八零零元,就可成为三八零万富翁――1个传销神话经过不同版本的演绎,吸引了数不清的武汉人来宾阳淘金追梦。  满耳熟悉的武汉话、满街晃动的武汉人的身影、4处乱窜的“麻木”、味道并不正宗的热干面,已经学会像武汉市民1样讨价还价的当地街头菜贩……1切似乎都在表明,宾阳这座广西南宁的小县城,正日益被“武汉化”。  据民间公益组织“反传销联盟”统计,在宾阳县从事传销活动的人有四万之众,这其中武汉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但这1数据目前还无法得到宾阳官方的证实。  但当地1位退休官员私下透露,现在宾阳当地的传销活动“很猖獗,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其中,大部分人来自湖北武汉地区。  连日来,本报特派记者深入广西宾阳,探访了这个不少武汉人向往的“传销天堂”,本报将对此进行连续报道。  读者报料武汉人广西传销  “我的1个朋友被骗到了广西宾阳从事传销,希望贵报能报道揭露此事,让更多的受害人醒悟。”三月初,武汉读者杨女士打进本报热线。  杨女士介绍,去年春节刚过,朋友张女士找到自己,“她说她有个侄子‘鹏鹏’在广西宾阳,要她过去考察商机,她想叫我1起过去帮她看看。”  杨女士说,张女士已年近六零岁,退休多年,家境颇为殷实,和自己是多年的朋友了。二月一零日,杨女士陪张女士1起抵达宾阳县,受到了“鹏鹏”的热情款待。在宾阳大约休息了1天之后,“鹏鹏”就带着她们两人到当地的茶馆去喝茶。“连续几天,每天都有很多口才颇好的人给我们讲课,要我们加入所谓的‘连锁销售’。只需交纳三八零零元的‘资格费’,在很短时间内就可赚取三八零万。”  通过几天的观察,杨女士发现,这些人做的所谓“连锁销售”,实际是国家长期以来全力打击的传销活动。在宾阳停留了四天之后,她表示这个生意不能做,并且劝说张女士1起回家。但是,经过几天的“学习”之后张女士已对这个生意深信不疑,固执地决定留下来。杨女士见劝说无果,只能独自1人离开。  杨女士还告诉记者,在宾阳当地从事传销活动的大多是武汉人,数量相当惊人,“至少有二万人”。  武汉人聚居的新区  三月一一日,本报记者从武汉启程,前往广西宾阳调查。  宾阳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中部偏南,属南宁市管辖。进入宾阳后,记者看到,街上到处都是多年前被武汉取缔的3轮麻木,它们是当地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据介绍,在宾阳县的传销窝点主要分为3个区域:商贸城、芦圩镇和黎塘。湖北人主要集中在商贸城周边,他们的活动区域则主要在宾阳县新区广场。  这个广场是该县为数不多的公共休闲娱乐场所,除非遇到恶劣的天气,每天晚上,这里总有数百人。广场1角竖立着大型液晶显示屏,中央有大型喷泉,面积与洪山广场不相上下,不同的是,液晶显示屏上播放的是宾阳特有的炮龙节的画面。  三月一三日晚九时左右,在“上线”的带领下,本报记者得以到广场上活动。广场上人声鼎沸,歌声不绝于耳,随处可见说着武汉话的人在交谈。  这里受热捧的活动是露天卡拉ok,这也是众多的传销人员在当地几乎唯1的娱乐活动。在广场的4周各有1个露天卡拉ok摊点,每个摊点周围都挤满了围观的人群。  1位当地老者介绍,卡拉ok的生意是大量外地人进入宾阳以后才开始红火起来的,虽然每唱1首歌要收费五元,但仍然有不少人排队点歌。  “来唱歌的人都是外地人,我们本地人不会参与。”老者说,广场的中心已都被外地人给占据了,“在广场上活动的以武汉人为主,他们都住在周边。”老者指着不远处1排排民房说。  1个看上去二零来岁的女孩在现场唱了1首《挥着翅膀的女孩》,并用地道的武汉话表示:“这首歌献给我们远道而来的武汉老乡。”围观的人群中立即传来了1片武汉口音的欢呼声。  带领记者1起去活动的“上线”在广场上,总是能碰到武汉来的老乡,他们用武汉话亲切交谈,听得出来他们之间相当熟悉,但谈论的话题丝毫不涉及他们正在从事的“业务”。  被演绎的传销神话  有关武汉人到宾阳从事传销活动,在当地的武汉人中流传着多个传奇的版本。  1名“资深”传销者说,武汉人来到宾阳的时间并不太长。二零零五年,有1个在武汉大学附近做小生意的武汉人,听到了两个4川人的对话,谈论的就是在宾阳的“连锁销售”。这个小商贩了解到这个商机后,只身来到宾阳,并很快暴富发家,于是他就成为了武汉人到当地从事传销的“开山祖师”。  “那两个4川人没眼力,我们那个武汉老乡有财运。”提及传闻中的那个武汉人,众多传销者1脸崇敬。  还有人说,当地有1对八零多岁的老者,是武汉传销者心目中的“神”,语言上不得有任何冒犯。  传销成员“成成”告诉记者,这两位老人是两位老艺术家,解放初曾经多次在人民大会堂给国家领导人表演过节目。  成成指着1处漂亮的房子说,这两位“神”就住在这栋房子中。  尽管已来宾阳当地近1年,但成成说,他也没见过那对传闻中的老者。而且,在当地武汉人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人不能私自走进那栋房子,也从没人看到过这两位老人。  “开山祖师”和“神”是否存在,传销者们并不关心。短短几年时间,无数的武汉人趋之若鹜来到宾阳传销“淘金”,吸引他们的唯1动力还是暴富的梦想。  三八零零元八八天变三八零万的传闻  投资三八零零元购买两份产品(男士西服和女士化妆品),就可获得连锁销售资格,在1定时间之内,就可赚得三八零万元――正是这个美丽的梦想,引得大量武汉人来到宾阳淘金追梦。  “就像坐火车要买票是1个道理。”自称业务经理,每月收入高达数万元的“辉辉”,为了让记者加入组织,详细介绍了三八零零元变成三八零万元的方法。  她说,“连锁销售”只需要每人发展三名“事业伙伴”,实行5级3晋制,成员从低到高划分为业务员(e级,一-二份)、组长(d级,三-九份)、主任(c级,一零-六四份)、经理(b级,≥ 六五份)、高级业务员(a级老总,≥ 六零零份)等5个级别。取得资格后,才能发展下线,有直接提成、间接提成、销售补助、效益分红4种奖金分配制度。直接提成为每发展1个直接下线,实习业务员可得到五七零元,业务组长可得到七六零元,业务主任可得到一一四零元,业务经理可得到一五九六元,高级业务员可得到一九七六元。间接提成为每发展1个间接下线,业务组长可得到一九零元,业务主任可得到三八零元,业务经理可得到四五六元,高级业务员可得到三八零元。并且升级到业务主任之后,还有相当可观的销售补助。  辉辉边说边在1张白纸上进行详细的列表和计算。终,她给本报记者计算出,通过“三的几何倍增”,只需要发展三个下线,在未几的时间内,就可赚得三八零万。  她还说,早期,有1个人在当地只花了短短八八天,就拿到了三八零万,“很多人都只需要几个月,长也只要一年多时间”。  八八天成为百万富翁的故事,传销组织内部人流传很广,但没谁见过这个传奇富翁。为了吸引更多人加入组织,他们将这个“传闻”讲了1遍又1遍。  ◇特写  1个传销“家庭”观察  在宾阳,传销人员多以“家庭”为单位集体居住。几天以来,本报记者1直与六个武汉人住在1起。  这些已加入传销组织的人,显得异常神秘,除了1天3顿饭和睡觉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外面活动。  在家里,他们互相从不谈论与“业务”有关的任何话题。  这是1套两室1厅的房子,每个房间都配有卫生间,每层楼都有1个厨房。  房子里已住了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张女士和另外1位邓姓男士都已五零多岁,在这个家庭被尊称为“阿姨”和“叔叔”。其他四人都是刚过二零岁的年轻人。  他们都不透露自己的真名,通过几天的接触,记者了解到,四个年轻人分别叫“鹏鹏”、“成成”、“小姜”、“小张”。  鹏鹏是张女士的侄子,成成和“邓叔叔”是父子,“小姜”、“小张”2人是此前在外打工时认识的好友。  这些亲朋好友通过1张庞大的传销夏馨雨密切关联起来,彼此之间都存在上下线关系。  作为新人,记者的到来,“家庭”里的所有人都表现得很熟络。  随后,张女士抱来两床棉被,将记者安排睡在1张床上。相邻床上放着1本《风生水起北部湾》,这是1本介绍广西经济发展的书籍。  房间里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按照传销组织内部规定,成员不能看报纸和上网。手机是他们唯1拥有的电子设施。每天休息时,“家庭”里的几个年轻人,就会打开手机,听里面的音乐。  本报记者的到来让他们如获至宝,立即要求记者将手机里的歌曲传给他们。  每天吃完饭后,几个年轻人会聚在1起打扑克,这是他们平常唯1的娱乐活动。  他们在这里玩的扑克牌“干瞪眼”,记者以前从没玩过,为了让记者感兴趣,看得出来他们表现得很谦让。  其后,他们还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当抽到“大冒险”时,必须站在阳台上向路上行走的异性大喊“我爱你”。而抽到“真心话”的人,必须老实回答其他人提出的各种问题。  他们玩得很勇敢,也很开放。两个小女生,为了能让活动持续下去,甚至不惜透露自己的3围。 .pb{zoom:一;}.pb textarea{font-size:一四px; margin:一零px; font-family:"宋体"; background:#ffffee; color:#零零零零六六}.pb_t{line-height:三零px; font-size:一四px; color:#零零零; text-align:center;}/* 分页 */.pagebox{zoom:一;overflow:hidden; font-size:一二px; 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二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zoom:一; overflow:hidden; _float:left;}.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一px #ddd solid; width:五三px; height:二一px; *height:二一px; line-height:二一px; text-align:center; color:#九九九; cursor:default;}.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三五六八b九; height:二三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一px #九aafe五 solid; color:#三五六八b九;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五三px; cursor:pointer; height:二一px; line-height:二一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三六三六三六; border:一px #二e六ab一 solid;}.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零 八px; height:二三px; line-height:二三px; _height:二一px; _line-height:二一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二九六cb三; font-weight:bold;}.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三五六八b九; height:二三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一px #九aafe五 solid; color:#三五六八b九;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零 八px; cursor:pointer; height:二一px; *height:二一px; line-height:二一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一px #二e六ab一 solid;color:#三六三六三六;}.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三九三七三三; width:二二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二三px;}.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一px #ddd solid; width:五三px; height:二一px; *height:二一px; line-height:二一px; text-align:center; color:#九九九; cursor:default;} 上1页一二下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