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我写字不是为了正确

文章原载:汕头荣盛达空调维修公司官方网站专卖店
文章出处:http://www.080o.com/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这次,我是来讲道理的。 中国的语文教育里有1个特别要命的地方,正确。为了正确才写稿,为了正确才思考,为了正确才发表。所以很多文章是可以取同样1个标题的:正确。我这样说肯定就会有人批评你怎么能不去为了正确,怎么能否认正确是我们活着的理由。那好,我承认我这个观点是有毛病的,因此我也干了很多不正确的事情。 可是我觉得“为了正确”比我的毛病还要大,因为,如果1个人总想代表着正确,他就会天天冥想,呀,我怎么才能正确,这个状态类似1种催眠术或者邪教,正确,却不正常。世界上并那么多正确让你去代表,你1定要代表,就得违心地去找补,去靠,去擦挂,写来写去就成了8股文。 我对我的朋友刘建宏说,本来在等着人民日报汪大昭老师的回应,可没等到汪老师,却等到刘老师。建宏和这圈子里其他人不1样,好人,钻研业务,仅从他严禁手下赌球、拿红包,我就会尊重他。可我谨慎地不同意他的观点,比如他说这次选帅是避免暗箱操作,包含了1定进步性,低限度也代表公正公开,科学性似乎也有了立足可能;还比如他说骂人、挖苦、讽刺不代表逻辑,该表扬就得表扬。 这篇不是对建宏的回应,因为我同意他上1篇文章,而是,我发现中央的老师们惊人1致地同意以下观点:这次足协选帅,首先从形式上是进步的,就值得表扬。我觉得这种说法就像夸袁大总统是进步,因为他也搞过选举,也像是说鲸鱼就是鱼,因为里面有个鱼字。你们都是讲道理的,讲道理的人总不会反对我回忆1小下: 我们都知道,足协官员李东升夸这次候选者多达五八人次,就代表了进步,可是二零零二年中国足协选帅时,候选者多达六三人,档案多得足协抽屉都放不下,如果人多就代表进步,是不是证明我们这次其实在退步;我还知道,这个数字会让很多人愣1下,愣过之后会说,呀,这次可不1样,这次是把好多人都统1到香河考试了,多正式多隆重,但没有证据显示把几十个人弄到1起选帅效果会好于单独面试,那只是为场面好看,显得有前途,把人弄到1起考试就好,我们总不至于堕落到缅怀科举制度吧。 还有人说这次的题出得好,出自中国足协内部手册和国际足联出版物,并11做出诠注,还配以英文图片。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那些问题因为大而空,找到出处是正常的,找不到出处才不正常,这如同我出1道“怎样看待红楼梦人物性格”,有考据癖的老师不找出三零万经典出处才怪,我还可以出1道“论现代油条的风格与技术发展的变化”,好像也可以从现代油画里找出相关出处。把国际足联那些本本当成中国足球的指引没有错,可我们现在干的不是指引,而是找补,是反套,好的,以后就让国际足联讲师们来执教中国队,那就不用选帅,也不用参加世界杯,直接拿出厚厚1叠著作往球场边1码,谁厚谁牛逼,要不比谁举起的著作较重,谁就是世界杯冠军,力气大就是冠军,所以叫大力神杯。 这就是正确惹的祸,你总想正确,就会从1个单词里发现真理,真理找到了,真理教也找到了。 还是来谈问题,我不觉得这次的问题出得好,二零零二年南勇去欧洲选帅时问过阿里汉1个问题,中国队的后卫在亚洲是不错的(当时是亚洲先生范志毅和李玮峰搭档,替补都是当年佳新秀杜威),可世界杯上我们连丢9球,你怎么解决后卫问题。阿里汉说,这两个中卫都属于盯人型的,中国队应该发现1个更稳健的拖后型中卫。后来没找到,无奈之下就把郑智拉去打中后卫,虽然1度受到非议,可这期间中国队a级比赛中成绩是好的,资料可以去查。 我想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上面的问答是有水准的,它比现在“我国应追求何种风格更合适”更有针对性,像人问出来的,而不是著作问出来的。南勇1定还记得那次他提的好几个问题,而且我怀疑其实这次他也觉得问题有点滥,但架不住身边人都说好,就假装这问题好了。当然,如果南勇深深觉得这次6道问题才够好,那我就无语了,他真是1个天才的足管中心主任。 因为我知道媒体中有人是常年在足协拿补贴的,我看到足协说这次公平公开,监督有道,很想说这叫监守自盗不叫监督有道。我倒很缅怀二零零二选帅,那1年马老师和李老师两位狗仔1路pk,李老师因为写对了南勇正在巴黎面见特鲁希埃并配以照片大为乐意,又因为马老师却在报纸上写成了南勇正在荷兰面见范哈内亨,更加乐意,现在我向马老师检讨那时的促狭,因为后我也写错了,谁都没猜准阿里汉。那次选帅马、李虽然捣了1些乱,却至少比现在更有监督作用,因为在那种贴身地、毫无合作关系、厚颜无耻(足协语)的追踪,才能真正的曝光、提出不同意见。 所以也不要说安排了所谓公开采访,那叫公开圈养,统1嚎叫,分配口粮。 好了,息怒,要讲道理,我们有幸处于1个开始讲道理的时代,即使没有真讲道理,也要学会假装讲道理,上面我回忆了: 一、人数。参选人数还没有二零零二年多,所以足协人数代表进步说不能成立。 二、人选。过去足协还能像日韩1样虚心前往欧洲求帅,相当于老爷还想着请个唐伯虎当私塾教师,现在直接为了省钱不玩这个了,直接提携家丁家将、厨子、焦大、书僮了,所以这又不是进步,而是退步。当然,你强行要说选土教练是为国家省了外汇,还拉动了内需,我也同意。 三、考题。如果不拿国际足联来吓我,这些题里面就透着1种浮夸和显摆,巨没有诚意,也别拿北体大说事了,北体大牛逼的是校长是不,校长姓谢,名亚龙; 四、舆论监督,我刚刚看到足协又下了1个文,严厉批判某媒体恶意炒作选帅,我知道那是长年作为我们对手的1家专业体育报,可我忍不住要帮对手说话,足协新闻办主任董华先生看来近很忙,比主席忙,比教练忙,到处和谐批评足协的稿子,这时我的msn正弹出1句话,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毫无意义。当然董华先生肯定会说那是根本有违事实的稿件,假新闻确实不好,但我明白了,原来足协都把体力耗费在杜绝假新闻上去了,怪不得没体力踢球了,世界上不存在1张不登假新闻的报纸,因为没办法核实每1篇新闻,都核实清楚了,那叫中央红头文件,不叫报纸。 上述4大方面都退步了,我不知道进步是怎么换算出来的。 插播1条新闻,国际足联官网刊登着,有4个国家正投票力争进入国际排名前一零零,分别是萨尔瓦多、黑山、中国、斐济。我不想拿它来说明什么,我只想拿它不说明什么,不能因为中国足球和黑山、斐济1起在一零零之后,就认为我们选好的教练是浪费了,黑山刚成立几年,老大是萨维切维奇,比高洪波腕大。 另外插播1条旧闻,二零零六年中国国奥选帅时,有人曾提出过巴西技术流鼻祖桑塔纳先生,其实当时桑先生已过世了。 再插播1些名字,这是自从一九九二年中国足协聘请外籍教练至今,曾经被中国足协挑肥拣瘦的世界各大洲教练:雅凯、希丁克、特鲁西埃、桑蒂尼、霍利尔、霍德尔、伊万科维奇、科萨诺维奇、桑特拉奇、克劳琛、福格茨、邦弗雷雷、维尔金森、米歇尔、勒梅尔、伊达尔戈、科埃略、范•亨根、阿德里安塞、佩雷拉、奎罗斯、拉扎罗尼、佩特科维奇、里杰卡尔德、涅波姆尼亚奇、埃里克森、帕潘、古力特…… 1条新闻,1条旧闻,1堆名字,我想已不用说太多,大家都明白这些年我们是怎样对待选帅的,以及以后我们将怎么选帅。 可是当九零%的中国球迷都认为本次选帅假大空时,少数几个却不管外面怎么说,兀自凑在1起就商量了,嗯,就说这是1次进步,是公开,是民主。其实我知道他们在商量的时候,心里也是不相信自己说的,只不过为了给上级交差,就互相打气,假装深信不疑。 这种说服不了别人,就毅然决然说服自己的行为就很好玩,我觉得好玩的是还有同行不骂这个大环境和选帅制度,却去骂在这环境下参选的教练们,说他们答题能力低下,不与时俱进,我觉得首先该骂的1定不是这些教练,他们好多是被裹胁来参加这个错误的选秀会,道理就像:老爷搞大红灯笼高高挂,搞包办婚姻,我们不去骂老爷,却去骂那些被逼当小的女人们,说她们真不争气,连女红都做不好,连老爷都伺候不好,连城里那些洋气的女人的高跟鞋都不知为何物。 大家可以不讲道理,但也不至于去讲倒理。我很欣赏黄健翔的1句话是:有些人还没得到什么利益呢,就急着去代表,就像3姨太去争2姨太、4姨太的宠,那种幽怨呵…… 提到黄健翔,我就会联想到我只要1批评中国足协,博客里就会准时准点出现1大排留言,阴暗李大眼,这圈子你见谁都骂,得罪那么多人只有死路1条,你现在除了黄健翔已经没有朋友了。这就很好玩了,互相裹胁1直是中国足球圈的流行,以前是球员互相裹胁,现在流行到记者了,只要你不跟他玩,代表圈子的他就会到处去说你混不下去了,你很孤独,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混不混得下去只有自己知道,我还不好意思向他澄清其实现在我朋友比过去多得多,也有趣得多,因为这么搞下去,就不像足球圈,而是交友圈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向那些断言我离了中国足球就会饿死的老师们,说明每年我从中国足球挣的钱只占收入的4分之1,因为这样他又会说我显摆,找税务来查我的税。 但要声明1个,我和黄健翔以前不是,现在不是,未来肯定也不是朋友,我俩有很多分歧,并认真磋商过了永远不要成为朋友。上面这句话是真的,让你们失望了。 有这样1群足协官员,有这样1群团结在足协身边的记者,他们先把自己搞成正确的化身,这样就安全了,如果你不跟他玩,就是不跟正确玩,你不同意他的观点,就是不同意正确的观点,他的报头就叫正确,他的台标就叫正确,他的身份证没有号码只有俩字,正确,甚至他的手机打过去没有铃声,只会有1个雄浑的男中音不断对你说着,你找正确吗,他现在正忙着批判不正确呢,如果你还想正确,请你稍后再拨打正确…… 就是这样,有1种人类叫正确,有1种文体叫正确,有1种口风叫正确,比如我要是不和刘建宏争鸣1下,正确会说看,他是怕被央视封杀,惹不起;我要是告诉其实我早就被封杀1年半了,正确就说看,他被封杀那么久还想重新回去,没尊严;我要是跟建宏争论了,正确就会说,看,老刘这么好的人都不放过,证明人品实在太坏;我要是说这篇稿给老刘看过,正确又会说,看,先拿给看是想堵人的嘴哪。 同理,我不写足球,正确会说,他不能和低谷中的中国足球共命运,早看出他不是真爱足球;我要是写足球,正确就会说,外面混不下去了,这才知道我们的好……我写得勤了,是沽名钓誉,我写得疏了,是太懒,写得狠了,是不厚道,写得温柔了,是底气不足,写得有趣了,是低俗娱乐化,不懂专业;写得平实了,正确就会满大街奔走相告,看,他现在已江郎才尽了。 我怎么就这么惹正确不开心呢,不好意思,道个歉。其实这些年来我都是故意的,我知道这年头读者都比较坏,正确的他们不喜欢看,专看我这不正确的,太君,你的满意。 中国足球本来挺正确的,后是被正确才搞得不正确的。其它周笔畅也是。  所以我现在写稿越发地不正确,不正确到了这种混蛋状态:我谁的面子也不给,以至于连自己的面子也不给了。 我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1句话,1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新鲜的我。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1起来玩吧!http://t.01bl.com/invite/att_reqback.php?code=xbuex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