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浅析美国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以及国人的性格优势

文章原载:汕头荣盛达空调维修公司官方网站专卖店
文章出处:http://www.080o.com/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作者:芦笛    我比较熟悉的国歌,除了义勇军进行曲外,便是老美和老英的国歌,老美的第1段是:    oh,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  what so proudly we hailed at the twilight's last gleaming?  whose broad stripes and bright stars thru the perilousfight,  o'er the ramparts we watched were so gallantly streaming?  and the rocket's red glare, the bombs bursting in air,  gave proof thru the night that our flag was still there.  oh, say does that star-spangled banner yet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老英的第1段是:    god save our gracious queen,  long live our noble queen,  god save the queen!  send her victorious,  happy and glorious,  long to reign over us;  god save the queen!    这两者根本没法比,老美的唱出了自由战士经过浴血奋战后,目睹经受了硝烟弹雨洗礼的国旗时心中涌上的自豪感(歌词是在第2次美英战争中写出来的,具有热烈反英情绪,我不知道英美首脑互访时奏国歌时是否会感到尴尬),而老英的让人想起“敬爱的英女皇,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来。    这还算不了什么,我反感的便是《不列颠尼亚统治海洋》的重复唱段:    “rule, britannia, rule the waves;  britons never will be slaves.”    翻译过来便是:    “统治,不列颠尼亚,统治海洋!  不列颠人永远不会当奴隶!”    这“不会当奴隶”说的可不是当国内暴君的奴隶,说的是他们绝不做异族的奴隶而要当世界的主子。你说这是不是法西斯主义?可人家今天还在唱这歌,并不觉得它政治上不正确,当真是怪事。    这些只是无关的话,之所以提起,乃是这次美国经济危机让我想到了《星条旗永不落》。上面那些废话属于八零年代盛行的“意识流”。当然,在可见将来,星条旗还得飘扬下去,老美的世界经济的核心地位还是不可动摇的。但同样不容否认的是,这次危机必然要影响到中国未来的走向。    我刚才在楼下说,这次美国经济危机,必将极大地boost(膨胀)中国人的自信,让美国模式极大地失去吸引力。如今国人终于圆了梦,看到了自己成了财大气粗的国际财东,甚至可以纡尊降贵地弯腰伸出手去,把陷在deepshit里的美国老大哥拉出来。敢问世上还能有比这更让中国人开心的么?咱们折腾了1个半世纪,盼的不就是今天这风光么?    这可不是国人擅长的自慰。如今就连美国和其他g八国家首脑,提起中国这大财东来都毕恭毕敬,都指望中国在这危急时刻伸手出来拉老美兄弟1把。而形势也决定了中国不会坐视美国经济崩溃——就冲那世界第1的外汇存底,也不能不设法保住美元价值啊。人民币在过去一零个月内1直坚挺不倒,跟吃了伟哥1般,过去的软通货如今成了世上硬的通货。就算中国什么都不做,光这点也对世界金融作了贡献了。    如果这次中国真的不负众望,出手救市,对中国的国际威望必然是1个极大的提升,以后西方对中国必然要客气许多,这岂不是比奥运更有效的面子工程?以提升“民族尊严”为第1大事的国民岂不是更要如醉如狂?国人心目中的“先进性”、“优越性”的判据,不就是财富这1条么?哪种制度更能发财,哪种制度就更先进、更优越。国人过去崇拜美国,除了人家财大气粗这条外,有几个真懂人家的强项在哪里?如今老美把自己的经济搞得1塌糊涂,甚至还需要中国伸手救援,依国人的势利天性,还能看得起这种loser(失败者)么?    从这个角度来看,老美这次遇上的麻烦,就算会连累中国经济,对中国政府来说仍然是利大于弊,它使得朝野更加坚信自己的烂污制度确有优越性,政改的可能性就更单薄了。    这对于渴望中国出现突破性改革的同志来说,当然不是好消息。不过我从青年时代就丧失了自欺能力,早就习惯于面对现实了,希望诸位不要斩报坏消息的花剌子模国信使,为我的“道德相对论”着急。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次危机确实暴露了美国经济指导思想的固有弊病,反衬出了中国国民性的1大优点。在某种意义上似乎可以说,中国经济指导思想似乎更合理些,起码更安全。这与政府毫无关系,而是咱们的国民性使然。    美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指导思想,似乎就是消费主义。那思路是:经济的主要驱动因素是需求,因此要使经济不断发展繁荣,就得使用1切手段鼓励诱骗刺激消费,广告术、按揭、分期付款、信用卡等等,全是为此目的发明出来的。国民收入花在消费上越多越好,哪怕全部花光、毫无积蓄都还不是理想境界,好是靠借贷消费,寅吃卯粮。    这次引发经济灾难的主要原因,我看就是这种指导思想出了问题。所谓次贷危机就典型:银行为了鼓励消费,不顾顾客偿还能力,发放无头款的购房贷款,那假定是房价持续上涨,因此就算借贷者还不出利息来也没关系,没收拍卖房产至少可以保本。不料房市原来的上涨就是个泡沫,1旦回落,放出去的按揭就成了烂账,由此引起多米诺效应,终连累整个国民经济都遭殃。    这种事,中国人是不会干出来的。中国历来是个饱受自然灾害折磨的原始农业国,由此决定了中国人苦吃苦做、克勤克俭、省吃俭用、逆来顺受、谨慎保守的国民性格。不管你是高知也好,农民也好,全1样德行。有周冬雨说他当初谨慎,不敢借钱买房。我又何尝不如此?我工作后好几年都不敢买房,生怕负债破产,直到攒够了1半房价才敢去借按揭,以后又忙着还贷款。此乃标准的国人行为方式。大概出国的华人中,1百个总有9十9个是这么干吧。你不许中国人做梦,世上也就没有中国人了。美国民众是好样的么?我看难说,这下子养老金全泡汤了。    这在鬼子看来十分蠢。他们的理论是,把钱存起来是蠢的事,必须用去投资。要投资发财,就得借钱,借得越多,发得越快。    这道理也很浅显:例如你开个企业,需要投资一零万,投产后年利润为二万,利率为二零%。如果那一零万块全部来自于借款,年利率为五%,那你1分钱不出就净得一万五的利润,平均1元钱生出来的利息为无穷大;如果你投资一万,则自己所得利润为一.五五万,平均1元钱生出来的利息为一.五五元;如果你投资五万,则五万挣来的利润为一万九,平均1元钱产生的利息为零.三八元;如果全部投资都是你的,那一零万挣来的利润为二万,平均1元钱产生的利息只有零.二零元。    由此可见,你投入的钱越多,借来的钱越少,你的每元钱挣来的利润也就越少。因此,要想让你口袋中的钱能大限度地挣来利润,你就得拼命去向银行借钱。借得越多,你就越占便宜。    但这儿的假定是,你那企业的利率能始终高于银行的利率,1旦你的产品卖不出去,没有了利润,你就还不出利息来。银行可不会让你拖累,人家会来夺走你的企业拍卖出去,以此回收投资。所以,你借钱越多越占便宜不假,但风险也就越高。你要干这种烂事,就得做好足够的精神准备。    中国人大多不明白这道理,即使明白,也没有那个赌徒素质。大多数人都和我差不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当然也希望发财,但更怕破产。这早由中国几千年的农耕生活方式写在咱们基因里了。咱们的祖先可不是北欧海盗,而是安分守己、苦吃苦做的小农,信奉的是“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忌讳的就是“寅吃卯粮”,恐惧的就是饿肚子。“寒号鸟”的故事,咱们从小就是听熟了的。    明白咱们和鬼子这点性格上的差异,则立刻可以洞见为何国外从来见不到讨饭的华人,也立刻能明白为何中国国民的储蓄率居高不下。不仅居家过日子如此,政府操持国民经济也如此。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外汇存底都高得出奇。台湾过去的存底好像居世界第2,现在不知道是多少了,大陆则在近年来1直稳居第1。    这就是说,同样是搞资本主义,咱们搞的是谨小慎微的资本主义,而西方特别是美国搞的则是高风险的资本主义。别看咱们谨小慎微,后却成了龟兔赛跑,如荀子说的:“骐骥1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老美玩聪明高招,咱们埋头傻作土财主,后也不比聪明人差到哪儿去。    之所以谨小慎微还能把经济搞上去,跟党的领导毫不相干,完全是因为中国太适合搞资本主义了。过去中国之所以落后,全是政府以动用国家权力压制民间工商业所致。然而中国人的创业精神实在是旺盛,只要稍微松点绑,立刻就能从巨石的重压之下曲曲折折地冒出来,瞬间便能葱茏1片。近代史上已经反复多次出现过这种奇迹,可惜每次都毁于政府毒手摧残。    我在《中国的事,未便以西方常理度之》中讲述了茅海建教授发现的1个怪现象,那就是清朝地方政府为了筹资平叛,首次实行征收商业税。按西方经济学原理,税收只能打击投资热情,不利于经济繁荣——谁都知道资本主义国家的左右两派争的1个主要问题就是税收,左派要增税改善社会福利,右派要减税搞活经济。否认税收会压制自由经济,就是否认经济伪科学的基本原理。然而吊诡的是,厘金制度却催生了民间工商业,促进了经济繁荣。    在我看来,这吊诡现象反映了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压制之严重,以致资本主义萌芽还没长出来便被官僚敲诈集团连根掐了。只有在平叛战争使得地方政府必须依赖商业税、因而被迫放松了对民间工商业的人为压制,以有限的明征代替了无限的暗抢时,它才能冒出头来。这就是不收税没有工商业,收税反而收出了工商业的怪事的唯1合理解释。它不但反映了社会制度对生产力的压制远远超出了西方人的想象,更反映了民间走资派们举世无双的忍耐力与无比顽强的生命力。这决不是生活在政府不得随便干涉经济的洋经济学家们可以想象的。    可惜有周冬雨始终不明白这意思,他提出,兴许厘金制度和工商业的后继兴起不过是个时间上的偶合。贸易兴旺乃是鸦片战争后实行5口通商带来的。他不知道5口通商的1个口就是宁波。洋人兴冲冲而来,满拟大大地捞1票,当地政府也很“合作”,没像广州、福州那样搞什么“反入城斗争”,可惜折腾了很久,洋货就是卖不出去。他们还以为当地人对洋货没兴趣,那个港口选得不是地方,后怏怏离去,做梦也没想到是地方官严禁当地商人和他们通商。    因此,知道点中国历史的人,就不会以为厘金制度的诞生和工商业兴旺不是因果关系,而是时序上的偶合。我和这位周冬雨的区别,是我从小就听够了资本家在“旧”社会被各式各样的政客军阀敲诈的故事,而他只知道用西方自由世界规定的伪经济学原理去类推中国的事。    厘金制度的效应不过是个小插曲,它只是繁荣了经济,并未真的带来资本主义大发展。晚清资本主义的迅猛诞生和发展,与外贸并无直接相干,而是因为新政放松了国家对工商业的捆绑。我已经在旧作中说过了,满清经济繁荣的时期,乃是一九零二年-一九一一年实行新政时期,而此期中国还承担了沉重的对外赔款庚子赔款。纵是坚持用西方经济学原理去图解中国的同志,谅来也不能硬说那繁荣与新政无关,而是外贸使然吧?    还有周冬雨以为英国人发动战争打开市场,就是为了来买中国货而不是卖货,他们除了鸦片外没什么好卖给我们的?你好歹该记得中学历史教科书讲的帝国主义的经济入侵毁了中国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因为他们的工业品太廉价么?总该记得中学历史教科书说的1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民族资本主义获得较大发展,是因为欧洲忙于战争,无法再向中国倾销廉价工业品,使得中国民族工商业趁机发展起来吧?你是不是连小说都不兴看,所以不知道美孚“洋油”倾销中国,在广大农村取代了菜油灯,而价廉物美的“洋布”取代了土布,使得农村自足经济破产?此乃二零、三零年代小说的常见题材,你竟然从未看过,要大无畏地说出“除了鸦片,他们没有什么好卖给我们的”话来?你不但没有历史知识,好像连经济学常识都没有,连工业品的优越性在于因为实行massproduction,所以价廉物美,而手工业产品,农副产品的生产周期长,根本不是竞争对手都不知道,唯1的长处就是特别能战斗。    类似的事在此后又多次重复。每逢国家稍微放松权力的压制,资本主义立刻就冒出头来:尽管民国时资本家仍是各派军阀的首要敲诈对象(特别是国共两党的敲诈对象),是军饷的主要来源,但只要战乱稍微有点停止迹象,也立即出现经济繁荣。在辣手彻底铲除民族工商业三零年后,稍微放松1下,国人立即又造出了举世震惊的经济奇迹。中国资本家们的忍耐力、活力与创业的艰辛,根本就不是自由世界的人可以想象的。    所以,以民族性而言,中国人天生就姓资,中国两千年的悲剧,就在于发明了孔孟之道那个背时国教,使得历届政府以压制资本主义为神圣义务,谁敢姓资谁就是圣教叛徒、人民公敌。哪怕是革命乱党也那德行,就连无知孙大炮也要提出什么“节制资本”的口号。1部中国历史就是对所谓唯物史观有力的驳斥,它生动演示了意识形态是怎么塑造1个国家的历史的。在中国,政府的权力从来是个负数,只要稍微减少那负值,就能极大地改善国计民生,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了这1点。可笑的是,但凡政府稍微减低了对国民经济的强大杀伤力与破坏力,愚民们便要出来歌颂政府英明领导,以为那财富是政府创造出来的。    不仅如此,中国人的这1民族性,还决定了中国本该是个均富的资本主义国家。只要除去暴力敲诈集团这个破坏经济的人为因素,限制政府干涉民间经济的权力,停止靠国家暴力制造制度性不平等,听任经济自由发展,则中国的贫富差距应该是世界上小的,起码不会大量出现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那些无家可归的乞丐。这道理我早在旧作中说过了:咱们的传统教育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中国人只会以苦吃苦做干牛马活来避免“挨饿受冻”的永恒恐惧,绝不会如某些黑人或白人1样carefree,easy-going,望乡台上打莲花落还其乐融融。